断续寒砧断续风°

想摸栗田口的腿和我萤的头。

 

有关撒娇

有关撒娇

#刀剑乱舞#

#ooc##小学生文笔#

 

※加州清光的场合※

他基本上在什么时候也会撤娇,像是「我今天也很可爱吗?」这样的话也经常挂在口边。即使被经过的大和守安定听见和取笑,继而吵起上来,这些话还是不会消失。

他很喜欢看着你为他搽上指甲油时的模样,看着你专注的样子,他莫名地感到安心。今天主人也有好好地看着我呢。他很着重外貌,只要指甲油一有褪色,他就会撒娇让你帮他重新搽上。那么他如此着重外表是因为什么呢?

「主人,下次也要继续帮我哦。」

今后也要好好看着我哦。

 

※萤丸的场合※

虽然他的外表和身高很适合撒娇,但其实他并不擅长。在你的眼中,他是一个稳重的人,在战场上经常以一敌三,把敌人打得片甲不留。虽说如此,你还是忍不住手,抬手轻抚着他柔滑的头发。

你不知道的是,在你摸他的头时,他看似不是喜欢,还说你再摸他就长不高了。其实他很喜欢你摸他的头,你手心传来的温暖彷佛能驱走那阵沉重的冰冷感。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,但也许这就是他的撤娇。

「嘿嘿,今天的萤火虫也很漂亮。」

不过美不过你。

 

※太郎太刀※

以他的性格来看,他不是一个会撤娇的付丧神,而事实上也是这样。他不会撒娇,反而你向他的撤娇的次数比较多,很多时候你都会和他倾诉一下心事,像是不想处理现世的事务和不想写公文之类的。他并不了解尘世的事情,所以在你抱怨的时候会点头示意自己正在聆听。

他问过你为什么会找他说一些与人间有关的话,你是这样回答他:因为太郎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呢,总觉得和太郎倾诉过后,什么麻烦事也能找到办法解决。然后,渐渐地他也开始向你诉说身高过高的烦恼,像是又撞坏了哪道门,出门的时候又不小心撞到了头什么的。

「要是你有什么烦恼的话可以继续跟吾诉说。」

虽然吾不解尘俗,但汝之所有,吾万分惦记。

 

※山伏国广的场合※

性格直爽的他不太会撒娇,反而会直截了当地询问你的意见,就算你拒绝了他的邀请,他也只是给了你一个爽朗的笑容:「咔咔咔咔咔!下次和贫僧一起去修行吧,主公。」

大概在你的本丸最为豁达的人就是他了。每当你有不快的情绪,他都会摸摸你的头,说一些话来安慰你。那些话听上去很深奥但却满怀涵意。

「主公,这也是修行的一种。」

主公,和贫僧一起修行吧!就我们两人。

 

※大俱利伽罗的场合※

虽然他经常说不想和其他人混熟,但你和伊达组其他的成员还是会拉他去参加团体活动,像是现世一天游、与其他本丸比并的运动会之类的。他老是让你们不要去管他,但每次有活动的时候,他还是会好好参与的。所以比起撒娇,他更擅长傲娇?

偶尔你会和他一起去万屋购买日常用品,万屋附近时常有猫咪出现。那时候他总是放缓脚步,一边走着一边把目光投放在牠们身上。他虽然什么话也不说,但你知道他想要和猫咪相处一会儿。于是,在这个时候你会装作肚子痛,要到附近的洗手间,让他在原地等你一会儿。

「我不想和你们浑为一谈。」

……谢谢。

 

※烛台切光忠的场合※

格外着重自己帅不帅气的他,怎么会做出撤娇这种不帅气的行为呢?

所以撤娇的人是你,撒娇的原因主要是你想要吃什么吃什么,希望他能在晚上做一些给大家吃,至于其他的原因,暂时还没有。

「总觉得很不帅气呢。」

主君就不能正常地撤个娇吗?

 

※药研藤四郎的场合※

格外成熟的他意外的会撒娇,但对着你撒娇的次数并不多。大概是觉得对着比自己小很多的大将撒娇会别扭。他的撤娇如同他的性格是一样的沉稳,还超乎想象般的平静。

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这句话确实说得很对,本丸里的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接下来能去修行的人选之一,怎料却不是他。在送走秋田后,你和他走回到工作室。在你的安慰下,他提出了请求。

「大将,能抱我一会儿吗?」

大将,我只想变得更强来守护你...

 

※前田藤四郎的场合※

被喻为小主厨的他很喜欢和你呆在一起,即使什么也不做。他偶尔会一本正经地撤着娇,让很久都没有休息的你陪他到庭院一起玩耍。

他很重视你的意愿,所以很多时候都会先询问你的意见才去行动。但是,如果有会影响到你身体的情况时,他会变得很主动和坚决。就像你不愿意休息时,他会拉着你的手,硬是把你拉出办公室。 

「主君,来和我们一起玩耍吧。」

主君的健康由我来守护。

 

※五虎退的场合※

「主公大人,请收下这个。对不起,只是觉得这个很适合主公大人。」

「工作顺利完成,请摸摸的的头吧。」

「那个,我最喜欢主公大人了。」

 

※物吉贞宗的场合※

「要是摸摸我的头会为主公带来幸运的哦。」

「要是抱一下我也会为主公带来幸运的唷。」

「嗯?太好了!我真的为主公带来了幸运。」

 

※今剑的场合※

「诶嘿嘿嘿,今天也请和我一起玩吧,主人大人。」

「……主人大人。」

「我会守护你的,绝对!」

 

※小夜左文字的场合※

「撒娇……」

「那是另一种复仇的方法?」

「不是吗……」

 

※压切长谷部的场合※

「如果这是主命的话……」

「等下!长谷部,你快跳下来!不要站在树上。」

「不,这是主命。」

「……我什么时候下过这样的命令了。」

 

-End

其实原本是有四队的,但我忘了剩下四队有谁,毕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。这是捞到虎弟的奖励。


评论
热度(10)
 

© 断续寒砧断续风°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