断续寒砧断续风°

想摸栗田口的腿和我萤的头。

 

突然觉得我这个梦是不是和毛利有关ˊ_>ˋ
因为我也喜欢小孩子才来得这样早吗?还是说因为身高...
说句题外句,看到有些审审的行为,很悲伤也很心疼。
该来的总会来的,身体才是最重要的。
即使在我们的世界只是游戏,但也许在别的世界里他们是活着的呢,要是他们知道的话会很伤心的。
别跟我提极化,我是脇差只有物吉99的咸鱼。

评论
 

© 断续寒砧断续风° | Powered by LOFTER